YOU ARE BROWSING AN UNSUPPORTED LANGUAGE



ARE YOU INTERESTED IN HELPING?

CONTACT US

Home / 社区 / 访谈 / 采访1st PLACE社长村山久美子与福托科技CEO李迪克:我们心中的歌姬

采访1st PLACE社长村山久美子与福托科技CEO李迪克:我们心中的歌姬

​​2017年7月21日, BILIBILI MACRO LINK – VISUAL RELEASE 2017(以下简写为BMLVR)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VNN中文站也是有幸再次邀请到1st PLACE的村山久美子社长以及福托科技CEO李迪克能在BMLVR结束后接受我们的采访,并一共讨论了两位心中的自己旗下的歌姬以及对UGC模式[1]与PGC模式[2]的关系。

VNN:两位对这次BML VR演唱会有何感想?

村山:很荣幸今天能在这样棒的会场参加了一场美好的演唱会。恰好在去年,IA的音源Lia桑收到来自BILIBILI的邀请到梅赛德斯奔驰中心进行表演,当时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让IA也能够参加这样的演唱会就好了。没想到这件事在一年后就能实现,实在是非常开心。而且令我吃惊的是,来到中国后我才发现原来中国有那么多的虚拟偶像,没想到中国的虚拟偶像已经发展的这么厉害了。

李迪克:我们觉得今晚的演出有点辜负星尘的粉丝,他们远道而来,但我们只表演了一首歌曲,歌的数量也不够,粉丝应援不尽兴。其实我们原计划要表演两到三首曲子,最终因为时间和质量的关系最后只完成了《星之伊始》这一首。然而仅这一首歌曲,我也觉得没有发挥到最完美。考虑到这是星尘第一次登台演出,所以我们选择了这首歌名和歌词都特别有意义的曲子,但它的拍子很散,不适合应援。

总体感想,作为第一次的演出我觉得还存在着不少遗憾,但是我们会更加努力,把年底的演唱会做好来回报我们的粉丝。

VNN:在两位眼中自己的虚拟偶像是怎么样的存在?

村山:1st PLACE是一个经营音乐品牌的经纪人公司。除了身为虚拟的这个性质的区别以外,IA对我来说和其他所属艺人一样,都是公司重要的一员。

IA诞生的原因和契机相信大家也有所耳闻,其实我在制作IA的时候对VOCALOID的文化并不了解,在IA品牌定位和战略制定上,我以官方的角度出发,把她当成一个普通艺人来包装。因此IA的『出道』与其他VOCALOID角色相比可以说是十分特殊。

后来,我才得知在NICONICO上发展出来的VOCALOID创作圈有着一个与主流音乐市场完全不同的文化。NICONICO这个平台的存在让一群本属幕后的创作者,能够凭借自身努力走向幕前,让自己的作品被大众知晓。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文化,也非常欢迎IA能作为一款软件提供给同人文化进行创作,希望他们能好好利用这个工具使自身能力得到展现,同时推广IA。

但在认同这个文化,把IA作为创作工具提供的同时,在我的心中IA也是一名拥有灵魂的虚拟艺人,两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VNN:就是说IA在作为VOCALOID软件来帮助那些使用者的同时,也是公司旗下的一位艺人,这两者是区分开来的么?

村山:没错,虽然名字都叫『IA』,但两者的本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VNN:那么李总对于星尘是如何看的呢?

李迪克:我从高中开始接触并喜爱VOCALOID文化,在大学期间开始进行相关创作,并认识了许多跟我一样的创作者。在互相交流中,我意识到有些高水平的创作人不擅长经营,作品非常棒但人气不高。这样下去不能以音乐为职业的话迟早会因为工作停止或是减少创作,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所以想做一个帮助这样创作人的平台,能让他们的创作环境更好,于是诞生了平行四界这个社团品牌。我之所以给星尘取这样的名字,正是因为她的名字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星尘”寓意着一个特别大的星系,其中每一粒都是尘埃,就像创作者和粉丝们一样,每个人都很微小。这个生态的参与者都是一粒一粒,每个个体都很普通、很平凡,但是当他们汇聚在一起就成了美丽的星河。

我们希望给国内有才华的创作者一个帮助他们的平台,同时对优秀的作品给予我们的帮助,比如创作者要出专辑的话我们帮他销售,就是所谓的服务于创作人。

村山:我对李桑这边的发展理念非常赞同。1stPLACE至今已经成立14年,而在之前任职的公司里,我曾担任了将近10位创作者的经纪人,负责他们的管理工作。但当时日本的音乐界与现在很不一样,无论创作者拥有怎样优秀的才能,写出多少经典作品,荣誉都被赋予舞台上的艺人。创作者仅仅被作为用完即弃的棋子,贡献往往都被忽视。对此种氛围感到遗憾的同时,我一直希望能够为他们创造一个环境,凭借自身的努力进军,并展现自己的一番作为,这是我当初创立这家公司的一个动机,也是一直持续至今的理念。IA PROJECT正是对这个理念体现的第一步。通过IA这样的一款软件将音乐创作人的音乐才华激发出来,让他们能够摆脱幕后的枷锁,在舞台上也能作为主角发光发亮。

VNN:两家都是以PGC 模式为主导的公司,两位是如何看待UGC模式与PGC模式的关系?未来又将如何发展?

村山:其实PGC这个词我也是今天第一次听到。当初我对VOCALOID文化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在充斥着UGC的文化中,我按照自己的理念推广着IA的事业,不知不觉的冒犯了许多圈内的潜在规则,受到不少的评击。不过当时我对文化的敬仰之心以及在文化传承的角度上有着自己的理念,因此才能够不受外界的干扰把IA的事业持续经营到现在。

抱歉稍微有点离题了。其实IA PROJECT本身是为了支援有意挑战成为职业音乐人的人士而开始的。VOCALOID的圈子是一个非常好的作品发表平台,我认为这个文化对想成为专业音乐人士的人是非常好的土壤。但另外一方面VOCALOID这个词以及一些圈内独特的规矩在某方面来说反而成为了这些创作者的枷锁。我认为,这些宝贵的创作能力,不应该只属于VOCALOID圈子等特定的群体。UGC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化,但要让其长久地传承下去,就应该要面向一般大众推广,进入更主流的市场,而不是局限在狭小的次文化当中。

同样地,由创作人自行创作,包装而推出经典作品这件事本身是非常好的。但另一方面,由运营的官方制定好品牌策略,按这个思路在各方面从一开始就与创作者紧密合作,共同打造出新作品的方式,我认为在VOCALOID的文化传承上也是必要的必经之路。

我们的这种制作方式,在当初饱受了来自同人创作圈的攻击。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坚持到了现在。如今又有PGC这么一个词来形容这个模式,说明这种做法已经得到一般大众的认识,我还是比较开心的。

李迪克:我们是从UGC模式转向PGC模式,跟1stPLACE是完全反过来的。我们从同人起家,圈内又有很大一批高水平的创作人在我们社团。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创作人自己的粉丝与我们品牌自己的粉丝因为星尘而聚集了起来,使得星尘在短时间内拥有不少的粉丝数量。模式转变后,创作者们都与公司签约或者变成全职,他们从个人变成了集体,更紧密地捆绑到一起,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优势。但也因此开始出现了反对的声音,有些粉丝觉得我们打破了同人创作的环境。然而现在国内UGC的土壤比较稀缺,制作人也不是特别多,我们一方面要引导、科普让更多人参与到VOCALOID创作里去,另一方面我们也无法避免利用PGC模式对星尘进行定向打造,给她写故事写歌等等。好在我们的核心粉丝很欣赏创作者的作品,也能理解我们的做法,所以更坚定了我们现在的想法。对于未来的规划,因为我们最初的核心就是创作者,所以我们更希望服务创作者们,而不是把虚拟偶像IP看的那么重。接下来我们打算筹备唱见专辑[3],一方面更好地服务歌曲创作者,另一方面也能给歌手提供更好的原创作品。

VNN:那这些创作者在加入公司后是否逐渐让他们从专攻VOCALOID转向更宽广的音乐领域?

李迪克:这个我们更看创作人的意愿,他要是想一直做VOCALOID,或者想去尝试其他领域,我们都会帮助他去达成。其实他们也不想受甲方约束,他们更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希望提供一个平台来维持他们的收入,保证他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VNN:1stPLACE旗下的IA PROJECT是不是也是一个以IA为主导的品牌呢?

村山:不,IA PROJECT和IA两者本身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看来大家可能对IA PROJECT还是有不少的误解,今天刚好借这个机会说明一下。

本身IA PROJECT的目的并不是为了IA的品牌推广,而是为了支援以成为职业音乐人为目标的创作者而建立的。只是当初1st PLACE手上能够在这方面提供支援的软件工具只有IA这一款,因此『IA PROJECT』的名称也就应运而生了。像从IA PROJECT出道的じん和石风吕等当时的VOCALOID Producer,虽然我是通过委托他们进行IA声库BETA版的测试时认识的,但IA PROJECT从来都没有要求他们必须使用IA作为创作工具。

在接触他们作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都是一群才华洋溢,并且立志要投身音乐创作的年轻人,很纯粹的就是想支援他们的梦想。而作为创作工具的IA正好就能满足这一部分的需求,于是IA PROJECT就应运而生了。

由于我们是通过IA认识的,而利用IA软件所创作的歌曲又得到了很高的评价,结果这些歌曲就同时成为了创作者本人以及IA双方的代表作,这些都只是很自然地发生的。在创作面上,原则上都以作者本人为主导,我在这上面不会做太大的干涉,更不会限制他们必须使用IA作为创作工具。我认为这样的限制对谁都没有好处。

只不过,我同时也身兼着IA官方制作人的工作,从这个立场出发,我是非常希望能够委托他们为IA谱写歌曲的。但这些歌曲和创作人本身的创作完全是两回事,是我为了打造IA的品牌而委托他们按特定的方针进行创作。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或许会觉得我限制了旗下的创作人们必须用IA谱写新曲,但『他人的委托』和『本人希望的创作』完全是两回事,IA PROJECT的这个名称大概也带来了不少误解。

李迪克:我觉得这个观点同我们很相似,我们在鼓励同人创作的同时也有官方约稿。现在基本上所有的VOCALOID都是这样,有同人自己策划的,也有官方主催做专辑的。

VNN:在先前对IA的采访中也提到要和各类艺人合作,那么两家公司是否存在合作的可能性呢?

村山:在听了星尘的诞生背景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认为两家公司在一些方针上很相似,不过为了达成这个方针的手法则不尽相同。比如说,我认为现阶段IA需要某种类型的曲子,我就会委托创作者按既定的概念和方针谱写新曲。而星尘的模式感觉上更像是一个集体创作团队,大家都为一个方针和目标作出共同的努力,我认为这种模式非常的前卫和创新。在此我想确认一下,如果IA和星尘要进行合作的话,创作是否必须在目前的团队内完成呢?

李迪克:我们并没有这样的限制。星尘的形象授权等内容都是独立的,这个形象是可以自由创作的。虽然目前我们的方针是在团队成员的作品内选择适合星尘的曲目进行推广,但只要是能够满足粉丝们的方案,我们都非常欢迎。

其实我们现在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让创作者随意发挥可能导致实际效果和效率偏低。比如演唱会的曲目,最初我们是从创作者提供的一大片歌曲池中去选合适的歌,本以为成果会很丰硕,最终经过我们自己的把控发现真正用得上的很少。我们现在在制作时更偏向于公司内核需求,就跟IA的艺人定位一样,有一个核心的决策来指导创作者。我今天也带了创作人一起观看演唱会,边看边聊什么样的歌才适合应援,我们能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等等。

村山:原来如此。话说我想问问,在日本,VOCALOID这一单词已经得到广泛的认知,但『虚拟偶像』这一说法在面对一般大众时,这类概念前卫的想法依旧不被市场理解,常常被解释称动漫角色的一员,很容易出现碰壁的情况。我很想知道虚拟偶像在中国的市场行情是怎样的呢?

李迪克:中国现在是二次元文化高速发展的时期,像BILIBILI就是在NICO之后建立的,但是现在发展很快。就发展程度来说,中国二次元文化相对于日本来说肯定是晚很多,中国虽然对虚拟偶像接受很快,但还没有日本的普及率高。不过中国人口基数大,核心的一批虚拟偶像粉丝数量已经很庞大了,这也是一种优势。

村山:原来如此!说回刚才合作的话题,因为我自身性格是比较喜欢挑战新的事物,打破传统框架的。以这个观点来看,日中两国的合作虽然并不少见,但虚拟偶像之间的合作确实是挺创新的。并且,我希望这个合作不要局限于二次元圈子,同时也能让一般大众接触并感到惊讶,如果能做到这点就太好了!

李迪克:我们这边对合作是特别欢迎的,最主要的方针还是造福我们的粉丝。最近我们两家官博的互动也受到了很多粉丝的关注,还有人画了同人图等等,很多喜欢星尘的粉丝看到我们和IA合作是非常高兴的。

VNN:原来如此,真是非常期待!希望IA和星尘的合作能够早日实现!今天非常感谢二位抽空接受这次的访问!

 

注:

[1] PGC(Professionally Generated Content)意指专业生产内容

[2]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指用户原创内容。

[3]该同人唱见专辑截至发稿前已开始预售,地址点这里

About Cicada

Devote for 66CCFF.